在线投稿 | 百度新闻 | 微博聚合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温馨提示:本站投稿直接赣榆吧 新浪微博直接@赣榆连心桥网,点击进入赣榆吧网络连心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赣渔》讲述赣榆渔船出海打鱼的故事

时间:2016-08-22 09:01作者:哆啦小漫梦点击:我要吐槽
楼主是下口人,现在在天津上学,趁着暑假到家里的船上去体验一下渔民生活,并顺便做一个关于赣榆渔民生产生活的纪录片。从小都在听家里大人说父亲不容易,在海上熬风磕浪,连续半个月的体验后,自然也深知海上生活的不易,一楼海上风景镇楼。 8月1号开海。

  楼主是下口人,现在在天津上学,趁着暑假到家里的船上去体验一下渔民生活,并顺便做一个关于赣榆渔民生产生活的纪录片。从小都在听家里大人说父亲不容易,在海上“熬风磕浪”,连续半个月的体验后,自然也深知海上生活的不易,一楼海上风景镇楼。

  8月1号开海。
  往渔区进发。
  每几艘船组成一个船队,多以亲戚朋友构成,随行的还有收鲜船,生产的渔船基本上一个月半个月进一次港,收鲜船一天或两天一进港,卸下海鲜再为生产的渔船补充物资。

  出海以后,鱼类收获很少,基本上每天都在捕捞螃蟹(梭子蟹),好的时候一天能捞3000斤,不好的时候两百斤,平均一天捕捞在1700斤左右。


  中间那艘船身绑着车轮胎的是收鲜船,旁边两艘是生产的渔船。
  出海以后每次打网拉上来的海牛(一种水母)特别多,一开始,每条网上都要缠上好几个。这东西最讨厌,拉不上来,还撕坏渔网。
  收鲜船上卖货
  劳作一番后,船工吃饭。每条船上都配有一个专门做饭的人,食材在船离港前都储存在冰仓里,够船上吃半个月到一个月。
  不用说,船上吃海鲜都是非常方便的,简单的一番烹饪后,也能让人食欲大开。
  依次往下为梭子蟹,鲨鱼,鬼脸蟹,民鱼。
  海上高清无码大图







  楼主晒在驾驶楼上原汁原味的小鱼干。

  海上没有苍蝇蚊子,但很奇怪的是每天都有一大群蜻蜓围坐船只。
  大家肯定很好奇船工的收入和船东的收入是怎么样的,待我一一道来,现在因为是刚开海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梭子蟹都很多,所以工资也是特别高,基本上都是12000+个别的能给到15000,折合下来每天能赚到400到500。而船东每天在船上能捕到1700左右的螃蟹,每斤大概在6到7元,折合下来在一万块钱左右,每条船上雇佣10到12个人,光每天工人开支就在四五千元,此外每天还有燃油消耗,网具,前期渔船建造费用,以及家里欠的银行及私人贷款(每家欠个几十万的都很正常)维持在3000元,这样下来每天生产收获一万多元,光开支就要8000+。



  此外大家也不要以为这一万多块钱是很好挣的,船东开着船挣钱也很容易。船工每天打一次网下海需要两个小时,网会随着跑船下海,还是比较省事的,一般下午五六点打网,八九点吃饭然后休息,晚上12点起网捡渔货,期间要不间断的干活,螃蟹从网具摘下来后要及时用皮筋扎好下仓冲氧,比较蟹子都是挤在仓里,每分钟都有折损,所以要赶紧干完活将货卖出去,一般从晚上12点第二天上午10点是比较正常的,当然也有干到晚上10点的,楼主回家那天,船上打了自出海以来最好的一次网,从晚上12点忙到第二天晚上11点将货卖完,当天共卖了两次货,累计捕捞3200斤,摘螃蟹其实并不怎么累,其实更多的就是熬人,不间断的劳动,无论船老大还是船工谁都不敢轻易休息,一直靠嘴里的香烟强硬的提着神,船老大还要一直盯着船面,计划着怎么样拿网,以及应对突发情况,所以这行钱不是这么轻易挣的,楼主在船上看到父亲一只烟接着一只烟的抽还忍不住打盹,也是很心疼的,也明白了家里为什么让我们这代孩子上岸过着月收入两三千的生活也不让我们干这行月入过万的生活。
  收货清单,在螃蟹转运到收鲜船上后还要及时剔除死蟹,软皮的次蟹,缺胳膊少腿的,每框再去皮三斤,然后重新码好后过水再下收鲜船的冷仓。收鲜船上的收购价统货在6-7元,转运到岸上后统货能卖到10-11元,在岸上分拣完毕后按大小再发出货到市场,市场上售价,小螃蟹要14元,普通个在20多元,大螃蟹在30,里面的道道太多,比较我也是了解太多,大家劳动都不容易,就不评价什么了。
  南通大洋港收鲜码头,堆成山的海鲜,这只拍了一家。此外提醒一下大家,这个季节梭子蟹都是比较便宜的,能吃活的就尽量不要吃蟹块什么的,每天从海上收鲜船及岸上捡出来小山似的死螃蟹,不用说肯定不会扔了,基本上都会再次流向餐桌,在收鲜船上死螃蟹捡出来扔到一边是不给钱的,随便踩在脚底,待收鲜工作完成后就会收集后下仓,拉到岸上20一筐,再加上运输过程中死掉的螃蟹,真的能在岸上堆成小山似的死螃蟹山,比较新鲜的死螃蟹会再分解加工蟹块,或者直接加冰拉走供应餐馆,中度新鲜的会把肉挤出来加工蟹肉棒,臭了的螃蟹会拉进工厂加工甲壳素,蟹钳会单独掰下来做成麻辣蟹钳,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蟹子的新鲜程度但从外表就能一定把握准吗?
  海鲜拼盘镇楼
  再来一波美图
        大家想知道连续吃海鲜是什么感受吗?比如今天吃了五六只螃蟹后,感觉此后再也不想碰螃蟹了,腻!待第二天螃蟹端上来又忍不住吃他几只结结馋,吃完这顿后又再也不想碰海鲜了,对于海鲜我是拒绝的,不用说第三天又开始吃上了。上了岸后感觉再吃其他好吃的都没有胃口了。
  还要很多人好奇到底在船上会不会晕,说实话我在船上晕倒是有这方面的反应,但并没有像许多人以为的那样能把屎都呕出来,日渐消瘦的那种境界,话说楼主在海上的这半个月倒是风平浪静,中间偶尔有一次七级风,在驾驶室里站都站不稳,从左边能晃到右边,起初上船不适应,也有站不稳的时候,楼主穿着大裤衩,来回走在船上,每天因为站不稳腿上也被碰的青一块紫一块。直至后来上岸后还感觉自己站在岸上在晃,睡在床上的时候感觉床在晃。
  清早起来继续更,因为楼主打算做一个关于赣榆渔民生产生活题材的纪录片,所以从暑假一开始就着手准备了,让我印象最深也最期待的是每年一度的“龙王会”,龙王会属于赣榆沿海渔民的一种特色海祭活动,传达了渔民对于出海捕鱼祈求海上一帆风顺的愿望,而祭祀的对象则为“海龙王”,兼带“娘娘”,最早的时候是在海边搭上一个棚户,在里面正中央贴上由毛笔撰写的红底黑字牌位,小的时候记得纸上应该有好路神仙,后由下口胡姓大户等几家从外请来一尊龙王像,此后就在海边搭建了一间水泥大砖房用于供奉海龙王,再后来就没有看到其他神仙的牌位纸了,印象里以前同龙王一起供奉的还有一位“娘娘”,据我考究这里的娘娘指的是就是南方的妈祖,以前在青口街里还建有娘娘宫,位置就在时代广场西侧附近,所以现在那里还留有前宫路后公路的地名。每年农历六月十三的凌晨,下口的渔民都会携带贡香,饼干,火纸,鞭炮前去海边祭祀,时间从第一天的深夜十二点持续到第二天上午的十点,场面宏大,蔚为壮观,鞭炮锣鼓声不绝,香烟缭绕。







  大洋港外
  大洋港外一艘快要沉底的小木船绑在铁壳船上,看着船主忧郁的眼神表示很无奈。
  我是随着收鲜船进港的,收鲜船后面还拖着一艘机器坏了的渔船,听小工说最起码也要在港里修上10天,现在正是高产的季节,不出海待在港里就等于亏本,船老大表示更无奈,开支加上修机器的钱也得一笔不小的数目,估计得损失不少。楼主家去年也是在这个时候家里船在外面生产,机器不巧坏了,拉进港里大修花费了不少钱,年底一合计,光出现这次事故,去年一年就表示白干了。
  港外看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主。
  港口外,一位大哥拉紧自己的小船,生怕给我们这些过往的大船开过来一个浪把自家的小船给冲跑了。
  港口非常拥挤,不如下口港宽快,往往因为一个进港和出港大家就挤的个破皮烂肉。
靠岸卸货
  分解螃蟹,按照螃蟹的死活及新鲜程度大小等进行分类,以便于发货进市场好售卖,分拣螃蟹的多以大洋港本地人及赣榆籍妇女,每人一天收入在几百,好的时候一天能挣到一千块钱。
  图中长条状的鱼叫季狗,学名海鳗,我问过拉上岸后能卖到九毛钱一斤,多以拉进工厂加工成鳗鱼干等零食为主,我在海上吃过一次,肉质鲜嫩堪比鲽鱼,就是刺比较多。
  分解好后的螃蟹上秤称重再过一遍冷水装进冷鲜车发往全国各地水产市场。


 
  赣榆籍的客车也会顺带着带货回赣榆。
  再补两张8月1当天开海的照片,看看船头小哥期盼的眼神。
  当然上船的风险也是有的,下图为我去年拍摄我三大爷家渔船的事故情况,夜里渔船在海里抛锚休息,一艘正在航线的渔船由于驾驶人打盹径直撞向下图的船,由于肇事船为新式大额头船,船的大额头撞到下图船体一侧的油箱,因为油箱是焊接在船体上切为全封闭的,所以油漏光了,幸亏撞到的是油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然而当时在船上的船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待船进港上了修理台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看到船底有这么大的一个洞时,心情可想而知。
  码头早餐摊老板家的喵和汪,两个小家伙坐享渔盐之利,每天不愁吃喝,随便从码头谁家摊位上拖条鱼走都是不会有人介意的。
  再谈谈海上船工和船老大的生活,每次出海时间不固定,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半月,吃喝拉撒全都在船上,每个船工有自己独立的隔间卧铺,船老大的寝室安排在驾驶楼上,比船工的铺都要宽快,有四五平米左右。平生船老大都不下驾驶楼,就在驾驶楼里指挥工人干活,驾驶渔船等,也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下来,遇到需要连续跑船的情况,船上的厨师会把饭菜端到驾驶楼里给船老大一边开船一边吃,驾驶楼里安装有各种机密仪器,有负责导航的海图,避碰仪,雷达,水深探测仪,电子罗盘,电台,还有一个为了应对电力故障而准备的最老久的罗盘。楼主印象最深的是船上的电台,电台基本上处于不关闭的状态,船老大就是休息也得注意着电台,电台就相当于陆地上的电话,电台上存有频道,每几艘船共用一个频道,用于保持平时的通讯,比如有个别船需要帮忙,或者几条船约定再到哪个地方打网什么的,都要从电台里面交流,楼主因为嫌弃电台的声音太大,所以把电台给关闭了两次,导致隔壁船呼叫我爸起来拿网,或者让空的信息没接收到,给我爸一顿熊。所以并不是船老大懒,所以不下船,而是因为船上有一大堆仪器要照看,关乎到生产的秩序和安全,所以我爸轻易不下船而守在驾驶楼上,船工每天干完活都会洗澡,而我爸自从我去过就看他洗过一次澡。其实电台次要的作用就是给船老大解乏,同一频道上的船老大都会一边开船一边插科打诨,也好解乏,而他们聊天的内容无非也就是我今天捕了多少螃蟹,顺便关心一下你今天捕了多少螃蟹。有的时候再放放水,吹吹牛皮,捕的多的,在频道里说话底气也足,耀虎扬威。捕的一般的就不怎么说话,比如我爸。在一起生产的船每天的产量都不会悬殊太大,当这几艘船捕的螃蟹都还不错的时候,船老大说话也就很愉快,想着岸上有什么好吃的让收鲜船回港给他带回来,盘算着照这样的产量下去,今年又可以还不少的贷款,而产量不行的时候就在那里埋怨船工工资太高,开支太大,诸多种种抱怨。其实大家都一样,船工有着基本工资,如果产量好的话工资会往上提些,船老大收入高了自然也就高兴,但如果产量低的话,船工也就只有个基本工资,而船老大就说不定要亏本,或者这几天收支持平也就属于白干了。
  继续谈谈船老大这个群体,据我所知,在村里干出海捕鱼这个行当的家庭,十个起码也要有八个家里会欠债,少则十几二十万,多则上百万,欠这么多债也并不是说明我们有多挥霍,多数情况下,所欠下的贷款用于船只建造,网具添置,船员工资等,和许多家庭一样,下口并不是富的流油,相比较下,其实捕鱼才是我们的祖业,而且现在无论是物资还是人工开支这么高,话说我们不捕鱼又能干些什么,当然也有干的好的船户,早早的还清欠债,每年再能进账十几二十万,谁都想成为这样的人家,但毕竟是少数。多数人家也只是带着尾巴板板整整的经营。至于网上有许多对于下口的不良评论,我也只能说这是少数,放在哪里都一样,都有个别奇葩,下口的确是有一部分有钱人,但那也是人家辛辛苦苦经营的,我们也不眼红,大多数都还在勤勤恳恳的劳动过日子,至于个别经营不善破产的也有,还有极个别明明不会经营还到处赊账买车纵乐的人,在别人眼里财大气粗开好车,其实欠了一屁股账的人,所以放在哪里这些都是极个别少数的人,还请网友不要一概而论。
  接下来谈谈船工这个群体,半个月下来我也渐渐了解到这群船工上船的初衷,多数是奔着高昂的工资来,其实船只正常的生产时间也就只有半年,船工干半年也就可以吃上一年,说为了钱来有点不太好听,讲真的话,大家也就是为了生活而来,多数是手头缺钱而选择这个工作的,家里孩子在上大学,家里孩子要结婚,家里要再盖几件屋,我们这条船上有三个尚未结婚的,年龄较大的有50岁,小一点的有30岁,还有一个26。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结婚。这不能嘲笑他们,毕竟大家都是靠双手吃饭的人,谁都可以对未来有美好的憧憬。船上的生活枯燥乏味,连续一两个月不靠岸的生活,船工也只能靠聊聊天和手机里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电影解乏。风吹日晒也让这群背井离乡的打工人苍老了许多,年纪轻轻就晒的乌黑,脸上也出了皱纹。干活干到精疲力尽的时候船老大还会熊上几句,手上竟是被螃蟹钳伤的口子,还有这双被海水泡的起皮发白的手,连续几小时或十一二个小时的工作,也只能嘴里含着一只被海里潮气浸软了的香烟咬咬牙挺过去,且行且珍惜。
 

本文来源: 赣榆吧
相关文章
------分隔线----------------------------
推荐图文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